花开东风第一枝 改革开放活化石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8-15 17:26

    近日,广厦控股旗下建筑产业子公司新获三项专利。广厦控股旗下杭州建工集团研发的“一种人工无痕对开自然面石材的成材方法”专利申请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授权公告,正式批复并发放证书。广厦旗下杭安公司申报的“一种便于组合的物联网弱电工程线管安装固定装置、方法”和“一种钢桁架液压提升系统”通过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审查,被分别授予发明专利和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建筑业是广厦集团的主业之一,公司有近20家资质高、质量优、技术精的专业建筑公司,共获取国家建筑最高奖 -- “鲁班奖”31项,“钱江杯”106项,获得“白玉兰杯”、“长城杯”、“三峡杯”等省市以上地方奖项500多项。广厦建筑业的经营区域不仅稳健地从浙江走向全国,并逐渐走出国门。广厦在同行业中率先取得外经权,尤其是阿联酋迪拜迈丹国际跑马场停车场、阿尔及利亚政府万套住宅房项目的承建,表明广厦已具备与国际一流承包商相比肩的能力与实力。这个从浙江东阳走出来的企业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一家业务遍布欧、亚、非、澳等10多个国家与地区国际性企业。

  位于浙中的东阳,七山一水二分田。地理上就有“三山夹两盆,两盆涵两江”的独特地貌。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历史上,明朝年间,倭寇袭扰中国沿海,戚继光横空出世,招募一批骁勇善战的子弟兵,让倭寇闻风丧胆,创造了古代战史中无一败例的军事传奇,稳住了几近崩盘的大明江山。这些勇猛善战的“戚家军”成员就是来自于义乌、东阳一带的普通百姓。而戚家军首创的鸳鸯阵、五行阵法以及易攻易守的狼铣等兵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这批兵勇的民间智慧。戚继光曾经写下过:“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夸赞兵勇们严明的军纪和忠勇的性格。

  历史是一条隔不断的长河,滚滚奔流到今天,每一个浪涛里,我们依然能够感知到代代相传的胆识、一脉相承的魂魄。

  翻开当代中国建筑史,东阳无疑是其中的重要篇章,更是无数创举和传奇的发源地。

  东阳建筑业历史悠久,建筑文化底蕴深厚。而这种特有的文化底蕴来源于千百年来东阳人务实、敢闯、不服输的性格。这种性格和生计的需要,使东阳人自然而然地选择并拥抱了建筑 -- 这一古老而又现代的行业。因此谈起东阳,许多人就会说,东阳文化的根是建筑文化,东阳的经济、人文、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都深受建筑文化的影响。作为建筑之乡,截至2017年,东阳共有建筑企业325家,其中特级企业6家,一级企业67家。2017年,东阳建筑业总产值2573亿元,已连续九年稳坐全国县级市第一把交椅。而在6家特级资质企业中,广厦就占了两席。

  中国建筑业最有权威的两份报纸 -- 《中国建设报》《建筑时报》在每年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出炉后,常常会第一时间报道“广厦控股集团位居中国民营500强建筑业第一位”的消息。

  广厦是中国建筑业改革开放的缩影,它像一块有着许多故事的“活化石”。在34年的创业历程里,在那首脍炙人口的《春天的故事》旋律里,留下了许多“花开东风第一枝”的故事。

  “提着裤腰带上渡轮再跟大家解释”

  1992年6月3日上午,一个“春天的孩子”诞生了。

  “浙江广厦建筑集团公司”的牌子被高高地挂在东阳三建大厦的门口。广厦由一个乡镇企业,成了浙江第一家建筑企业集团公司,员工一万余人,成员企业十八家,集团总资产五千多万元。

  浙江省股份制试点工作协调小组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全省选择一批国有企业进行规范化股份制改造。本不考虑非国有企业,但广厦敏感地嗅到了这只“螃蟹”的香味。

  广厦在1992年6月成立后,8月就动手争取成为这项改革的试点企业。变成股份制公司不仅可以解决企业的产权问题,更可以解决企业的融资模式、经营机制和企业发展活力问题。广厦很清楚,集团公司虽已成立,但企业的本质没有变化 -- 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没有变,经营管理层与企业的风险、利益关系也没有变。乡镇企业做大后,那些国有企业普遍存在的毛病则越来越难以避免。如果不及时采取改革措施,企业的发展就很难有大的突破。

  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集团刚刚成立,很多东西都还来不及熟悉和完善,又来这么一个股份制改造?这么多年来实行的承包经营责任制不是一直好好的吗?东阳另外的几个大企业不是没有搞这个吗?广厦是不是太爱跟风赶时髦了?

  广厦决策者跟他们说:“机遇就像准时出发的渡轮,错过了时间就永远追不上。我宁愿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拉着大家跑,先上了渡轮,扣紧裤腰带,再跟大家解释。”

  经过一番艰苦而曲折的体制公关,广厦真的赶上了机遇的渡轮。本来这次试点计划只是针对浙江的国有企业,但由于广厦的积极主动,1992年12月,浙江省股份制试点工作协调小组终于破例批准将广厦列入股份制改革试点名单,是当年浙江省规范化股份制试点企业中唯一的一家民营企业。由此,广厦建筑集团、浙江省信托投资公司和东阳市信用联社三家单位共同发起,按定向募集的方式设立了浙江广厦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1993年6月,浙江广厦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广厦集团不仅成了浙江第一个建筑企业集团公司,同时又成了浙江第一个股份制建筑企业集团公司。而经过这番运作,广厦立即筹集到了一亿资金,集团的成员企业也增加到二十八个。

  改革就像一艘渡轮,而舱位只给有心人和有志者留着。

  “中国建筑业第一股”横空出世

  改革开放对中国大地来说,就像是久旱逢甘霖。对广厦来说,更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

  成立浙江省第一个股份制建筑集团后,广厦从一家乡镇企业,走上了股份制改革的快车道,企业实力和资本运作能力迅速提高,资本以它无形的魔力,使广厦打开了广阔的发展天地。

  此时,广厦决策层并没有停滞不前、沾沾自喜,又酝酿着一场中国建筑业和中国股市的“大地震”。

  从1993年6月正式成立股份制公司,到1996年6月,正好3年。广厦决策人敏锐地看到了上市对企业发展的更大诱惑力,而宝贵的3年规范化股份制运作正好是上市的一条硬杠杠。

  尝到第一次股份制改革甜头的广厦决策者果断决定:排除万难,争取上市。广厦人明白顺势而行的道理。

  1992年在中国重生的股票市场,对当时中国绝大多数民众来说都是新事物。争取上市对于一个民营企业来说,更是难如登天。当时中国的股市,初衷就是为国企解困而设的,上市的指标都掌握在省政府和中央各个部委手里。当时整个中国股市上只有几百家,还有大批国有企业等待着,不少人都在心里打鼓。

  广厦对于机遇向来习惯不请自来。1996年10月,广厦得知国家建设部有一个上市的指标,便立即部署人员申报。

  当时,同时向建设部申报的还有广州、上海、南京和长春的四家国有建筑企业集团。广厦的申报材料很快就得到回复,建设部分管此事的副部长在材料上批示,大意是:这么小规模的民营企业也想上市?

  广厦的上市之路一下子被堵死了。

  没过多久,这位副部长到杭州出席一个建筑行业的全国性会议,已经说“NO”的副部长自然不想搭理广厦,而且他正要开会,也没有时间。会场外,广厦决策者找到了这位副部长。

  “你们广厦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吧!”

  “部长,能不能给我5分钟,听我说说?”

  “好吧!就5分钟!”

  这5分钟内,广厦领导非常扼要地讲了三点:第一,广厦虽然只有8亿元的规模,但广厦的每一分钱都是职工们辛辛苦苦赚的,其他那几家国有企业的规模再大,也是国家给的,几十亿元也不算多;第二,建设部的上市指标和额度给民营的广厦,肯定比给那些国有企业有更好的效果,因为广厦已经明晰了产权,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而且非常规范地经营了三年;第三,广厦比那些国有企业有更强烈的上市愿望,会更加珍惜这个机会。

  广厦领导的话讲完了,副部长若有所思地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个问题我们再研究。”

  1996年12月,广厦终于闯过了建设部这一关,赢得了与其他几家国有建筑企业一起竞争建设部一个指标的机会。

  1997年初,中国证监会同意广厦申报上市,广厦必须准备好上市材料,特别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就是上市融资后的详细投资方向和计划。但整个广厦集团没有一个人真正熟悉这些申报材料该怎么做,等到第一次申报上去的材料被发现还缺少一块材料而需要补充时,离申报截止日期只剩下一个月。而这时,广厦这一块的工作连个头绪都还没有,建设部的官员也一样没有头绪。

  不过,建设部的官员建议广厦投资建筑材料生产和安居工程,而当时建筑材料正是中国一个热门行业,那就做建材生产吧。

  于是,广厦有关人员跑杭州建材局、杭州建材总公司,最后找到了萧山的一个砖瓦厂,这是一个濒临破产等待改制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没有什么真正的资产,但土地和破旧的厂房不少,听说广厦要来收购,这个砖瓦厂自然很高兴。在多方配合下,一个建材投资项目的详细计划以及所有相关材料、手续在一个星期内就完成了。而此时离截止日期只有两天时间了,经办人员赶紧飞向北京,到了后,被告知报告书写得不规范。经办人员又回到杭州,找有经验的专业会计师事务所。对方说:“可以做,但至少要一个星期。”“一个晚上的时间行不行,明天一早我就要。”就这样,整个过程就像美国大片《生死时速》一样惊险、曲折和富有戏剧性,但广厦还是笑到了最后。

  1997年4月1日,“浙江广厦”A股3500万股股票被批准发行。4月1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内,敲响了中国建筑业第一锣。

  这次广厦上市,是中国建设部推荐的第一家上市建筑企业,广厦融资2亿元,又迈过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为广厦此后兼并重组10多家国有企业,走上多元化发展道路打下了扎实基础。

  改革没有现成的模式,更没有现成的答案,只有与这个时代一起探路的人,才真正称得上改革者。就是凭着这种做有心人、干大事业的精神,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不仅在体制、机制创新抢得了先机,还把事业版图扩大到世界各地,成为中国建筑业最早跨出国门的民营企业之一。

  1989年年末,公司80多名工人赴前苏联海参崴施工,打入国际市场。2008年,广厦承接阿联酋迪拜跑马场停车场项目,是当时中国民企在境外第一个总承包、单体标的和规模第一、完成时间第一的工程项目。这些项目因质量好、进度快得到了当地政府和业界的好评。阿尔及利亚总统曾两次视察广厦在当地的住宅和公建项目工地,并给广厦授奖。2017年8月,东阳三建收到中国最大的新型城镇化住宅开发商碧桂园集团的邀请,承接了马来西亚森林城市项目的4栋超高层住宅建设,该项目开发预计可延续20-30年。2018年上半年,东阳三建成功中标阿尔及利亚4000套住房项目。

  此外,在34年创业历史上,广厦共获得31个鲁班奖和一批国家优质奖。

  “口袋办公室”与运河边的“黑灯工厂”

  进入互联网时代,传统建筑业面临极大挑战,能否与现代建筑工业化共舞,是建筑企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分水岭和生死线。广厦没有等待,在看似静悄悄的背后,发生着深刻而巨大的变革。

  去年,广厦下属东阳三建的“移动办公平台系统”通过了浙江省建筑科研项目验收组的验收,并被专家们评定为“达到国内领先水平”。这个平台系统把原先只能在固定电脑上运用的办公系统“搬”进了手机里,只要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它都能够随时随地协同办公,这对点多面广、人员流动大的建筑企业无疑是办事效率、准确度的极大提升,使企业整体管理水平上了一个大台阶。另外,这种新的管理手段,还使四面八方的施工现场管理透明化,施工进展、质量、安全、文明施工情况等可以实时察看了解,使工程管理实现了“千里眼、顺风耳”。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个系统是靠“土”法上马做成的,研发人员足足用了三年时间,使这个平台系统在各种不同品牌的手机上都能实现无障碍兼容,即使跨出国门,到美国、德国、加拿大等都能使用。更重要的是,国内许多单位用的是 APP 软件,出了国有的可能就用不了了。这款自主研发的平台系统,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这些局限性,因此采用了网页系统,这种方式比简单地做一个 APP 难度大得多,所以专家们一致认为它“具有国内领先水平”。

  而且,这个平台系统可以按照生产经营的需要,不断滚动开发、新增和完善各种功能,在实现信息化管理的同时,还为以后智能化管理预留了广阔的空间。

  近几年,广厦把技术进步作为一项重要基础工作来抓,在技术进步中尝到了甜头。

  同样是广厦所属的杭州建工集团杭构公司,原来是一家传统的生产混凝土构件的企业,近年来公司大胆创新实践,生产全过程已经实现了数字化管理。在公司的信息化管理系统里,管理人员给每个模具和钢筋笼设置了一个唯一专属的条形码,对生产过程中的相关信息进行跟踪、采集。相关人员只要简单地“扫一扫”,就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原材料、钢筋笼库存、模具周转以及生产进度等信息。除了生产过程数字化,他们还在省内同行业最早实现了每个产品的数字化管理,每个混凝土构件都可以在数字化管理系统中找到它的相关信息。

  数字化、信息化管理手段的开发运用,彻底摆脱了传统企业笨拙、低效的管理和生产模式,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节约了人、财、物成本,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企业还被评为“浙江省高新科技企业”,一些重大工程的大单也随之接踵而来。

  这个位于杭州大运河边的杭构仁和生产基地,生产全过程都由工人在电脑点击鼠标和敲击键盘完成。生产现场,无需工人到场,也无需开灯作业,可以说实现了时下很流行的“黑灯工厂”的概念。

  这些悄悄萌发的科技革命新芽,让广厦建筑产业,有了许多对未来的梦想。

  从组建浙江省第一家规范化股份制建筑集团,到“中国建筑业第一股”横空出世,再到以科技创新挖掘企业内生动力,创业34年的广厦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用自己的实践写下了一部“激流三部曲”。在这个“激流三部曲”的每一个章节里,都流淌着浙江精神和中国气派。每一朵浪花里,都有广厦人弄潮的身影。

  正如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楼明所言:“广厦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探路者和实践者。”改革开放与广厦无法分开、无法割裂,这是一个时代与一个企业的风云际会,这是一个时代与一个企业的深情相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