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度全球股市复盘:利率步步上行,接下来怎么操作?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28 21:31

三季度全球股市复盘:利率步步上行,接下来怎么操作?

2018-09-28 20:36来源:格隆汇技术/利率/加息

原标题:三季度全球股市复盘:利率步步上行,接下来怎么操作?

作者:Jessie

今天是三季度最后一个交易日,不知不觉,2018年已经过去四分之三了。十年长牛的美股崩盘还没出现,但利率步步上行,无时无刻不在挑动着市场神经。

9月美联储再加一次息,自2015年以来是第8次,预计今年12月底还会加一次,2019年会再加三次。对于高处不胜寒的美股及其他股市(不包括港A),仿佛分分钟听到崩裂的声音,塌陷就在眼前。

1 全球股市复盘

确切地讲,美股还有今晚一个交易日,欧洲目前也还没闭市。不过,除非今晚出现1987年那样的塌方,否则基本不影响我们以现在这个时间点上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全球股市的表现。

截至2008年三季度,在主要经济体里,股市表现最好的仍然是美国,纳指上涨16.49%,标普500上涨了8.99%,道指上涨了6.96%。印度与日本表现也可以,分别上涨了6.32%和5.95%。欧洲相对来说比较疲软,中国表现最差,而且是差了一个等级的,沪深300跌了14.69%,创业板跌了19.47%,中小板跌了23.88%,香港的表现也比较靠后。

我们知道,今年2月份美国手抖,深跌了一波,目前来看,欧美国家的市场基本走出了,高位运行,中国、香港及其他新兴市场还在继续砸坑,跌幅自1月底高位一度都超过了20%。

细分行业来看,这里我们只讲中国投资者比较关心的A股、港股与美股。A股除了能源外,其它全部是下跌的,美股表现最好的一是医疗保健,二是信息技术,然后就是能源、可选消费。

如果分行业看最近的第三季度,美国表现优异的医疗保健、工业和信息技术,中国最好的是能源、金融和电信服务,香港是能源和电信服务。

现在这个时点上看估值:俄罗斯这个国家比较夸张了,只有6.1倍,当然,这个国家的利率也高,短中长期国债收益率都在10%左右。

纳指是估值最高的,46倍,道指与标普500的估值,考虑目前的美国利率水平,还勉强过得去。我们知道纳指有5个巨头,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B,它们的PE简单来看分别是19倍、156倍、53倍、51倍、26倍,可以看到,这几个巨头除了苹果与FB外,其他均不便宜。当然,只这样看,也是有问题的,就举个例子,亚马逊的156倍,估值高到吓人,但这个里面涉及你究竟怎么看一家公司赚了多少钱,这里不细说。

A股的创业板估值也很高,中小板估值也不便宜,但沪深300与港股的估值是最低的,与韩国差不多,远逊于其他市场,印度基本上与美国相当了。这点令人满满惊讶,韩国估值不起来还可以理解,毕竟一个炮弹打过来,什么估值都是渣渣。

但中国这么低的估值就有些匪夷所思了,尤其是,目前中国仍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这意味着中国的企业成长速度平均来说会更快。

从目前入富和入摩来看,国外的投资者都盯上A股,相对来看,国外投资者似乎比国内投资者更乐观。

不过,毫无疑问,全球的投资者都在关注步步上扬的利率。对准备抄底A股的,一个心头石就是利率上行,美股什么时候崩盘。

2 步步上扬的利率

9月26日,美联储加息25个基点到2%-2.25%。根据点阵图,16个官员中12个投票预测年底还有一次加息,2019年还有3次加息。

这意味着到2019年年底,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会到3%-3.25%。自美联储加息2014年暗示加息以来,美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最低不到1.5%上升到目前的3.06%,那可以预测,如果加息顺利,到2019年年底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上升到近4%左右。

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美元利率从0.5%左右上升到目前2.9%。

这个对全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以自由度全球最高的香港为例。

我们知道,这次美联储宣布加息后,香港动的不仅仅是贴现利率,而且汇丰银行动了最优惠利率,然后香港其他三大行也动了,恒生银行、渣打银行、中国银行(香港)都宣布上调最优惠贷款利率(下面用P代表)。

昨天看到很多媒体都宣扬了这件事,但具体影响原理却未必清楚。

香港房贷利率有两个,一个是hibor+X,一个是P-X,购房者的房贷利率是哪个低用哪个。这两种算法和X一开始就有协议固定下来的,银行只能动P。P从2008年11月以来就一直是5%,没有动过。这意味着,对香港的购买者来说,过去十年基本上没感受到利率的变化。

美国加息从2015年就开始了,2015年一次,2016年一次,2017年3次,2018年3次,那为什么之前P不动,而现在这个时间点上P动了呢?

香港的这个P相对美国的P来说,是比较高的,美国原来是3%左右,现在逐渐加到了5%。香港过去十年一直是5%,比较高,在HIBOR比较低的情况下,P上调没有意义,因为购房者都是按Hibor+X来还贷的。

但随着美国的加息,美元Libor步步上升,香港是个自由市场,美元LIBOR与HIBOR形成的利差会导致资金离开香港,所以我们看到今年港汇持续几个月在弱方保证上,倒逼HIBOR上升。可以看到,今年HIBOR可以说是急剧上升。

这种情况下,Hibor+X已经追平P-x,甚至有超过迹象,如果银行不动P,HIBOR是银行将面临的成本,而P是银行的收益,很明显,银行将受损。

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上,香港四大银行开始抬升P。然后还要讲件事情就是,目前美国的P已经追平香港的P,随着美国的继续加息,HIBOR会继续上升,这也意味着香港的P会持续上升。对购房者来说,未来将面临还贷成本的持续上升,这与过去十年的不变形成鲜明对比。

在这轮动P之前,香港的房贷利率大概是2%到2.5左右,美国如果还加息4次,这个利率可能上升1个点,即到3%-3.5%左右,这相当于利率成本上升了50%。以房贷500万,分20年等额还款计算为例,每个月的还贷额上升近10%。

这个会演化出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清楚目前香港的房贷市场情况。可以肯定的是,过去账务绷得比较紧的香港人,未来的个人财务状况会更加紧张

香港提供的一个范例是,随着美国的加息,全球的流动性面临拐点,影响程度视一个国家的自由度来定。比如中国,我们也发现,银行的贷款利率在上升,2017年以来基准利率上浮贷款占比由52%左右上升到75%左右。

像欧洲,几个国家的债券收益率接近0,德国甚至一度是负的,这些债券,不能称为是没有风险的收益,而应该称没有收益的风险,随着欧洲央行退出QE,其未来的价格基本只有一个方向:跌。

而一些新兴市场,我们今年看到此起彼伏的货币崩溃。

3利率背后是债务

大部分人都在恐惧利率的上行,但究竟利率会捅出什么窟窿来,却又语焉不详了。人们想到的第一个是利率会导致美股崩盘。

但过去的历史数据又不完全证明这个。美股的过去数据显示是,从1998年以来,美股基本与利率同方向变动。内在原因我之前几篇已经说过了,美股与利率同方向变动的共同驱动因素是经济向好。

对美联储来说,在没有通胀威胁的情况下,它加息主要是基于经济基本面的考虑,防止经济过热。所以这个过程是这样的,从美联储的角度看,加息意味着经济向好,停止加息意味着经济充满不确定性,开始降息意味着经济判出下行的方向,停止降息意味着经济不会再恶化。

美国的股市变动有流动性的因素,但主要驱动力还是经济,所以如果美联储的判断不出差错,很显然,利率到项,意味着经济周期到顶,股市到顶。这给人的一个假象是,似乎是高利率杀死了股市。

我们很难判断,利率走高会不会杀死经济,因为从美联储的角度看,如果没有通胀的严重威胁,它没有理由杀死经济,如果会杀死经济,它一开始就不会抬息到这个水平。

(插播一段:加利息的过程确实有企业会死掉,但不会影响大局,因为加利息的出发点是抑制经济过热,抑制经济过热表面上是个中性的经济术语,其背后却是关于分配的政治问题,抑制经济过热的潜台词是有些企业的生意不用做了,这个影响从来不会均匀分布,而是用高利率向弱者关上了经济繁荣的大门。)

但可以肯定的是,利率走高导致经济抵抗风险的能力下降了。这点很好理解,比如一家企业,可能因为天气因素,今年收成减少,如果利率低,他可以还得上款,但利率高,他可能就要违约,于是就破产了。

所以可以看到的是,对于高杠杆的经济参与者来说,随着利率的上行,它就是在踩钢丝,不能出一点错。如果高杠杆只是个体,那利率走高的影响也不显著,只是个体的经济危机。

不过悲剧的是,在过去十的大放水中,高杠杆的不是个体,而是整体。

我们先来看美国的债务水平,我们知道最近美国政府又差点停摆,其源头是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目前美国国债占GDP的比例上升到了近100%左右。

这个比例不低,但并不是全球最高的。比如日本,它到了200%。

比较美国与日本的经济状况,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应该是还有空间的。所以目前的争执只是打闹,挑逗一下市场,但不会有实质影响,相信美国政府里不会有一个政党敢拿美国政府的信用玩火。

那美国的私人部门呢?这两个部门是说破产就破产的。

目前美国的非金融私人部门债务是在GDP的140%左右(包括企业与家庭、非盈利机构)。这也不低,但good news是这个值过去一直在下降,也就是过去十年美国的企业部门与家庭部门都在去杠杆。

那欧洲呢?欧债危机发生后,欧元区也勒紧了腰带,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杠杆在往下走,尤其是政府部门。

那过去十年的大放水中,谁在加杠杆?新兴市场!

新兴市场的整体政府债务到了50%左右,当然并不高,但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快速上升。

企业部门没有整体的数据,单个来看,比如此前汇率暴跌的土耳其,非金融私人部门的杠杆比例上得很厉害,2008年之前变动不大,2008年到2018年,由不到30%上到了80%。

新兴国家有个BUG问题,美元债,可以看到,过去十年,新兴市场的美元债急速上升。

而这些美元债未来两年有个到期高峰。在利率上行,汇率暴跌的背景下,偿还压力是会非常大的。

现在来看我们最关心的中国和香港。

我们看中国政府,目前债务占GDP的比例不到50%,比美国要低很多。(当然,不少人认为地方债务估低了,不过我们这里统一采用美联储的数据。)

但是我们看非金融领域部门(同上,包括企业、家庭和非盈利机构),2008年到2018年,从不到120%上升到近220%,远高于美国了。

但中国还不是最高的,我们看香港,超过了300%。自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香港的杠杆上升非常非常迅猛。

日本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经历,从1980年开始,非金融私人部门杠杆急剧上升,之后就是漫长的私人部门去杠杆,也是日本失去的近30年。在私人部门漫长的去杠杆中,政府为了缓冲经济,不断地加杠杆,所以今天日本政府的债务占GDP比达到了200%。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在利率上行的环境中(有些是主动的,有些是被动的),谁在踩钢丝,谁最可能被暴击?

4 结语

预测宏观是算命。现在的情况是,一边是堆积如山的债务,一边是步步上行的利率,这一定会有问题的,但仍然无法预测衰退甚至危机什么时候到来。美国与好几个国家的贸易冲突也为未来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

我之前说过,除非我们像李超人那样拥有各行各业的子公司,从而能更清晰地描绘现在的经济状况是什么样的,否则与其依靠我们可怜的传闻与数据,不如选择相信有专业能力,有经济的美联储。它还在加息,至少表明美国经济是过得去的,当它开始降息的时候,当下的重重迷雾大概就判出了方向。

但对于目前估值的美股来说,即使经济向好,往上走的空间也不大了。而中国似乎又笼罩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那是不是不用做投资了?

倒不是这样,而是你投资的时候需要提高谨慎程度,谨慎对待你的未来预期,提高你的投资标准。如果在谨慎的预期下,当前的一些公司仍然提供了具有吸引力的估值,有足够的折价,为什么不投呢?

这种折价,也只有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才存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