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基金经理:我对三任美联储主席的近距离感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29 02:16

  岁末年初,美联储也将开始领导层的交接班。美国国会将在明年一月份对这十年来的第三位美联储候任主席鲍威尔进行投票。

  如果美国国会如期通过对他的任命,鲍威尔将会在明年一月底,宣誓就任美联储第16任主席。

  从在华尔街工作开始到现在,我经历了伯南克、耶伦从被提名,到就任、卸任的这十年。也有幸和鲍威尔理事交流过。辞旧迎新之际,写下本文来回顾我对这三位美联储主席的近距离观感。

  一、谁来接格林斯潘主席的班?

  我刚刚来到华尔街工作的时候,正值格林斯潘主席在临近他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最后时间。格林斯潘老先生从1987年接任美联储主席,一共18年,直至2005年宣布退休,不再连任。

  

  2005年的美国可以说是欣欣向荣,股市高涨,房地产节节上升,债券市场也被美联储管理得秩序井然。各大中央银行行长互相庆祝消灭了经济起伏,实现了宏观上的“The Great Moderation(伟大的适度)”。

  当然,言下之意是说这是格林斯潘主席的功劳,连当时的整个美国政经高层都极为依依不舍。

  由于他管理经济有方,而且张弛有度,基本上被尊为金融市场的神一样的人物。

  记得当时纽约长岛有个女画家,一直默默无闻,生活拮据。有一天,她突发奇想,开始画各种格林斯潘的半写实的肖像油画。马上她的作品价格猛涨,不少银行、对冲基金大佬去她的工作室排队,购买他的格林斯潘油画。

  似乎当时在交易大厅,挂着格林斯潘的肖像油画,成了华尔街最新的成功标志。

  次贷危机后,业界对于格林斯潘的评价急剧下降,他的油画价格也在暴跌,从2006年的大约15万美元一幅,跌到2010年1万美元左右。

  

  图片来源:NEW YORK Magazine;格林斯潘肖像画局部

  格林斯潘老先生退休了,那么谁来接他的班?

  2005年的美国总统是小布什是共和党,因此,新任美联储主席必须是共和党人。而从理念上来看,由于格林斯潘的“市场永远都是对的”,“放松监管,让金融机构自己决定风险承担水平”等等信条,他的继任者必须也是持有这些观点的。那为什么伯南克就是符合这些条件的理想人物呢??

  

  图片来源:网络

  我认为关于写美联储的书有成百上千,但这一本应该是最好:《神庙的秘密:美联储是如何运作这个国家的》。

  这本书中有一个非常好的比喻,作者格雷德尔认为美联储的运营是最接近天主教的宗教组织,里面的各级官员类似于主教和红衣主教,而美联储主席相当于金钱教的教皇。

  就像教廷中,选择新的教皇都会尽量投票选择和老教皇一模一样的人,美联储的同一个党派的新任主席一般都会是选择和前一任主席相似的人物。

  伯南克作为带卡共和党人,坚信市场,坚信放松监管的美联储理事,可以说接近于格林斯潘的克隆。当小布什宣布提名伯南克,国会也很顺利就通过了他的任命。

  

  二、直升飞机本杰明

  2006年2月1日,本杰明·伯南克教授宣誓就任美联储第14任主席。金融市场从来都是无情的,而且都会“测试”新任美联储主席的战斗力。

  格林斯潘主席在1987年8月份上任后,市场传声筒说,他是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萨克斯乐手,也许没有沃克尔主席的拳头硬,于是直接呈现了一次股灾。1987年10月的股灾,可以说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当日跌幅,达到23%。格林斯潘取消他的旅行计划,回到华盛顿坐镇美联储总部,大举提供流动性,迅速稳定市场。

  伯南克上任后第一次出席华盛顿酒会,坐在华尔街的金钱蜜糖(money honey),CNBC头牌节目主持人玛利亚旁边。玛利亚不经意的问他货币政策,伯南克不经意的回答他的鹰派言论不过是吓唬市场的。第二天,全世界金融市场头条消息都是伯南克的“说漏嘴”。市场反应极为混乱,也让伯南克主席领教了美联储的冲击力。

  从此以后,他开始谨言慎行。可是,由于他曾经是大学教授,写过很多文章。就有人把他关于货币政策的一个“直升飞机撒钱说”从废纸堆里搬了出来。

  大概的意思是,假设流动性陷阱出现了,碰上消费不畅的时候,如果中央银行官员坐在直升飞机上撒钱,老百姓拿到这些钱去消费就可以刺激经济,而且不会有通货膨胀压力。于是乎伯南克主席被加了一个绰号“直升飞机本杰明”。

  我相信,这样的断章取义对他是不公平的,但是这个世界不公平的事很多。后来每逢有人要嘲笑伯南克,一定就会提到直升飞机这一段故事。

  但是,我猜测在伯南克担任美联储主席的生涯中,他最后悔的言论应该是2007年,他在美国国会作证的“次贷问题局限论”,关键词是局限的(contained)。

  美国国会在创建美联储的法案中规定,美联储主席必须每半年去一次美国国会汇报工作。除了书面工作汇报,还需要分别去参议院和众议院做一次听证,回答议员的各种质询。

  2007年年初,金融市场已经开始不安定,全美的房地产价格开始停止上涨,有些地方的房价居然下跌了。法国最大的一家银行发行的房地产按揭贷款基金突然传出消息,“无法获得公允价值,因此停止投资人赎回”。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在2007年一季度的国会听证会上,伯南克发表了“次贷局限论”。反复论证次级贷款在美国金融体系中占比有限,虽然,次级贷款违约率在上升,但是不会对整体经济有太大的负面影响。

  也许作为美联储的主席,伯南克即使知道次贷危机有很大的影响,他也无法公开说次贷的危害巨大。也许伯南克当时内心真的是相信次贷问题的影响有限,大家对于这个问题多虑了。不管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在这个关头,伯南克的讲话将被历史定格。

  当时,华尔街的大空头“保尔森”在继续他的几十亿美元做空次贷CDS,当时高盛等等大投行开始在对冲风险仓位,把风险转移给了大量不知危机要来了的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当时皇家苏格兰银行等等欧洲大银行还在大肆并购。

  一年后,世界从30年代以来的最惨烈的金融危机爆发:

  “保尔森”一战成名,获利数百亿美元,成为全球金融危机的最大赢家;

  高盛等几家投行靠对冲仓位勉强过关;

  华尔街10大银行倒闭6家;

  世界最大的一些保险公司、欧洲最大的几家银行接近破产。

  一个有信仰的人,一旦信仰崩塌后,行为举止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伯南克在发现他的传统放任金融市场自由运作的信仰,被各大银行、券商、保险公司的天文数字般的亏损,市场崩溃式的打击下崩塌后,彻底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他采取直接暴力干预。包括用电话和化名的电子邮件强制美国最大的几家金融机构合并,包括对金融机构直接注资,启动数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购买美国国债和房地产抵押债券,也包括替货币市场基金担保等等。

  由于他的这些大动作争议巨大,伯南克在公开市场出现的时候,也完全和格林斯潘时期不同。

  比如:在大型午餐会上,按惯例演讲嘉宾都会先参加酒会,和大家非正式交流、合影等等。但是,伯南克主席来纽约会到的场合基本都取消了所有这些活动。似乎他很不愿意给大家近距离交流的机会,而是倾向于保持距离。

  当然,联储主席有义务保持市场交流,我就在一个纽约金融界的高层活动上,目睹一个银行的首席执行官提问:“为什么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监管失职,但是,在现在的监管改革立法中,给了美联储更大的监管权力呢?这个是否算是在奖励干坏事的小孩子?”

  在现场可以感受到伯南克的极度不愉快和勉强的回答。从细节来看,他离席都是前后保镖对着袖口的对讲机,说了一些我们听不清的话,然后迅速消失。各国政要来纽约的非常多,像伯南克主席这样的阵势,如此谨慎小心,也是极少见的。

  到了2013年,金融危机基本渡过了,奥巴马总统也在白宫开始了第二任任期。作为民主党的总统,终究是希望任命一个民主党人管理美联储的。所以,当时越来越清晰的信号就是伯南克需要到期离任了。没有任何一个高官愿意离开他位高权重的办公室,伯南克当然也不例外。

  他似乎还抱了一些希望能够连任,直到奥巴马总统突然在2013年夏天的一个媒体访谈上“不经意的”说出,伯南克的工作成果显著,非常感谢他的工作,但是他的任期即将结束的话。他将就此开始了新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挑选过程。

  三、从布鲁克林来的耶伦

  奥巴马总统决定任命新的美联储主席后,马上吸引了大量的台前幕后运作。当然,任何总统选择高官的第一大原则,应该都是理念一致。

  奥巴马只会在民主党人中选择,当时的媒体有各种言论,包括认为美联储理事沃什有可能被提名为美联储主席等等非常不专业的猜测。民主党人治理经济注重社会平等、增加税收、增加政府支出、增加监管等等,这些都和当时的很多候选人不匹配。

  而媒体提到的另一个热门人选萨默斯当选的机率也很低,最大的问题是萨默斯担任美国财政部长期间和格林斯潘配合默契,大搞金融监管放松,被不少人认为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早期原因之一。

  从这点来看,我当时的判断就是耶伦上位。她从小生长于布鲁克林,后来的联储职业生涯,主要是在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可以理解她的理念都是完全是纽约和加州的民主党自由主义理论,和奥巴马的思路极为一致。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耶伦极为平易近人,我在几个场合都亲眼目睹了。比如:2014年纽约大学的毕业典礼上,除了优秀学生、教授致辞外,还有四位社会嘉宾讲话。耶伦主席是这四位中的一个,其他还有一位纽约的社区义工,一位流行歌星等等。

  她对此似乎丝毫不介意,也没有被长达几个小时的十几位嘉宾讲话弄到不耐烦,也不介意在体育馆里,自己没有被当成金融市场的大佬一般追捧。

  她的讲话也非常值得回味,主题是祝贺在现场的各位毕业生的家长,“大家培育子女们很成功”。然后,告诉在场的上万名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生们,你们不会一直都很成功,原文是" You won’t succeed all the time”。

  她讲了很多人生有起伏,有的时候即使你们很努力,结果有可能还是失败,所以,需要记得经常平衡成功和失败的感觉,避免被外在的指责而失落......

  

  图片来源:Forbes;美联储主席耶伦在纽约大学2014届毕业典礼上致辞

  除了经常去大学参加演讲,耶伦也会出现在金融界的一些聚会上。和伯南克相比,她的身边少了两位对着袖口麦克风嘀嘀咕咕的保镖。而且,她也非常愿意和大家交流她的想法,听听金融市场人士的看法,聊聊自己对学术界的看法。

  也许是因为她的风格自然随和,我也基本上没有见到在交流场合,有人对她提出恶意的问题。相比之下,类似的场合,我就亲眼见过很多火爆的交锋。比如:某一位前任美国财政部长在纽约的访谈上,有人提问“为什么你还没有去监狱中报道?”,然后这位财政部长脸色铁青,匆匆离席。

  到了2015年,随着股市的高涨,高收益债券利差收紧,各项宏观风险指标都已经显示经济恢复正常,美国政府也逐步取消了各种在危机期间的临时政策,包括对于货币市场基金的政府担保。我和很多华尔街同仁都开始感觉到,美联储有必要取消量化宽松等等临时政策了。

  在这个货币政策从过度宽松到中性转向的关头,我们的感觉是耶伦主席领导下的美联储,在华盛顿的储备局要比市场节拍慢了一些。2015年初就可以开始的加息,一直引而不发,耶伦的国会听证会、讲话等等反复说要开始加息,但是一直用各种理由,比如:欧元区经济不稳等等来拖延。

  这样的情况僵持了将近一年,金融市场很明显认为美联储行动过于迟缓。新兴市场国家也对这个悬在半空中的鞋子等的非常焦虑,比如:印度尼西亚中央银行行长就公开表示请美联储尽快开始加息。

  传统的鹰派势力来自于美国南方的各州,特别是德克萨斯。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费雪就直接飞赴纽约,在纽约哈弗俱乐部早餐会上侃侃而谈,暗示美联储的历史定位将取决于能否顺利退出量化宽松,而不是“拖着腿”。

  也是在这个关头,高盛的总裁科恩做了一个寓言一样的访谈,建议各国中央银行行长一起到一个房间中,大家闭上眼睛,把各国的基础利率都提高到3%,然后睁开眼睛,可以看到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终于,到了2015年12月,美联储年内的最后一次公开市场委员会上,投票决定把利率从0 提升到0.25%。

  我认为这个姗姗来迟的加息,对市场所有参与方都是好事情。唯一的遗憾是拖得时间太久,错过最佳的加息时机。

  从2016年开始,金融市场的各种资产价格继续飞涨,宏观风险开始上升,美联储却视而不见,一直拖到年底才进行第二次加息。可以说,耶伦主席的拖延策略很有可能在帮助市场的非理性投机,而不利于利率市场的正常化。

  四、中规中矩鲍威尔

  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是个大分水岭。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各国政府的救市措施,极大的帮助了1%的富人。

  当社会中下层看到了市场被扭曲,贫富分化越拉越大后,自然会产生对社会变革的呼声,希望让社会精英意识到他们的挣扎。在欧洲是民粹主义登堂入室,在英国是公决退欧,在美国则是特朗普上台。特朗普入住白宫后,自然要带上共和党财金团队。

  可以猜测,在大选结果公布后,耶伦主席应该在内心已经知道自己任期到了。

  特朗普的四大财经政策中的一个就是放松监管,这与美联储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加强监管的大方向彻底相反。特朗普任命的美联储副主席夸洛斯,美联储理事古德弗雷德教授都极为共和党,反对美联储过去十年的量化宽松等等各种政策。

  随着特朗普任命的理事越来越多,美联储的理事会将成为共和党的理事会。即使耶伦留任,她也基本会成为少数派,她的决策很可能在公开市场委员会关于货币政策的投票中被多数票否决。

  大方向已定,耶伦的离职也是必然。当然,她也需要考虑自己本身的历史定位,考虑民主党的经济政策对于将来撰写金融史书时的评价。

  从2017年年初开始,耶伦主席基本上就是在安排各种交接工作,安排量化宽松政策的平滑退出。伴随着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杜德利的宣告离任,可以说这一代的美联储高层都在尽量安排平稳过渡,由货币政策鹰派和金融监管放松派来顺利接班。

  特朗普提名的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是中规中矩的共和党人,非常符合美联储的转向大趋势。

  

  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鲍威尔的父亲是华盛顿的律师,他就读于华盛顿的耶稣会私立学校,他的外公曾经是美国天主教大学哥伦布法学院院长,鲍威尔的家庭环境应该是比较传统的上层社会。相比较耶伦主席,她的父亲在她小时候就瘫痪在家,她是布鲁克林公立学校挣扎出来的天才。

  鲍威尔的工作背景也是传统的共和党人,先是华尔街律师,然后是投行,接着在小布什入住白宫后,作为共和党新秀加入美国财政部担任官员。在财政部做了四年后,他转身加入顶级私募股权基金公司凯雷,并创立凯雷的工业和制造业并购小组。

  美国媒体披露他的个人财富超过5千万美元,很大一部分应该来自于他在凯雷工作的8年。离开凯雷后,他继续做了几年私募基金,然后全职投身于一个华盛顿的智库。可以说鲍威尔的人生安排,每一步都是接近于完美。

  有些媒体写文章,指出鲍威尔没有学术背景,不是博士毕业,这样的观点太浅显。鲍威尔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经历,无论是华尔街做投行业务、在美国财政部做布雷迪债券,还是凯雷基金担任合伙人,他对于金融的本质理解和实战经验,应该是大大超过绝大多数的大学金融教授。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在90年代有过一次国债操纵市场的大案,当时的美国债券市场霸主“所罗门兄弟公司”被美国司法部、财政部起诉追责。最后请出巴菲特和芒格两位高人来救场,“整顿所罗门兄弟公司”这个事件的美国财政部主管人员就是鲍威尔。相信当时巴菲特和鲍威尔就有了互相欣赏和认可。

  这个事件中的巴菲特去美国国会作证的录像,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每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都会重播给数万名股东,可见对于巴菲特的影响之大。

  

  照片来源:Kevin Chen;鲍威尔理事在今年6月份来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

  鲍威尔今年六月来纽约交流,言谈举止给大家的感觉是极为不同于耶伦或者伯南克。他既没有伯南克的“堡垒心态”,就是周围很多反对势力,所以要严防死守;也不像耶伦一样平易近人,表现得像亲切的外祖母一样教育大家平衡生活起伏,加息也是等了又等。

  鲍威尔似乎更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和距离感。华尔街日报报道鲍威尔个人喜欢投资新能源,而且是开特斯拉车上班。美联储高官中,其他开特斯拉车的几乎没有听说过,而且他成为主席后,按规定就不能再自己开车了。

  过去的几任美联储主席,在上任初期都被市场或多或少考验了一把,我相信鲍威尔也不是例外。明年二月,他正式执掌美联储后,等待他的第一个大挑战会是什么?

  2017年的金融市场可以说是极为完美,股市连创新高,债券市场平稳运营,波动率极低。低波动率也促成各种投机盛行,各国投资人都在不断的加杠杆。从数字货币,到各种估值几十亿、几百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市场的泡沫已经开始积累。

  如果美联储按照目前公布的路线图,不断加息,实现联邦基金利率在2019年到达3%,资产负债表规模按月缩减规模加大,最后势必导致流动性缩减,一些高杠杆行业陷入困境,未上市公司股价缩水。

  如果2018年全球资本市场出现大幅下跌,鲍威尔主席会如何应对?很有可能他会给巴菲特打电话。

  「 转载请申请授权,否则一律举报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

  ? 作者简介

  陈凯丰博士,美国海银资本首席策略官,纽约金融论坛(NYFF)联席发起人,目前在纽约管理全球宏观对冲策略,同时在纽约大学、纽约佩斯大学、西班牙巴塞罗那商学院纽约中心任教,并担任纽约大学专业学院院长兼职顾问委员会委员,教授理事会委员。

  陈博士是纽约经济俱乐部会员,外交政策协会委员,科罗拉多大学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全球商品研究杂志编委,莫斯科人民友谊大学新兴市场研究中心委员。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