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北京经历无数个第一次 老师担心“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平静”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2 10:28

头发被冰花覆盖,像顶着一丛雾凇,脸庞被冻得通红,眼神中却透着调皮……近日,因一张“头顶冰霜上学照”,云南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学生王福满走红网络,随后其一家的生活状况受到外界关注。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福满说,“上学冷,但不辛苦”。他表示,最想去的地方是北京,长大后当警察。


1月19日,在有关方面的帮助下,王福满和父亲王刚奎以及姐姐王福美三人,从云南鲁甸老家飞抵北京,开启三天的圆梦之旅。按照计划,小福满先是在天安们广场观看了升旗、后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反恐和特警支队参观、还走进了“关于警察的学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对于这次行程王刚奎说:“这次来北京,我的目的不是带他们出来玩的,希望他们能够多学习,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激励。”

就在王福满在北京经历了自己很多个第一次的时候,他学校的老师却在担心,过分的聚焦和帮助,让成为“网红”的王福满,再也回不去曾经平静的生活。“脱贫一定要靠自己”,转山包村小学的校长说,他不希望环境的突变改变孩子坚毅、自立的性格。

事实上,“冰花男孩”只是个缩影,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称,看到王福满的照片就想起了自己上学时候的感同身受,鲁甸还有几千名这样的“冰花男孩”。

在这些“冰花男孩”中,王福满并不是上学距离最远的一个。

第一次来北京

房子都很高车很多

1月8日,王福满从家中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赶到学校参加期末考试。以为是晴天,所以只穿了两件衣服,等到王福满走进教室时,头上已经结满冰霜。监考老师拍下他的照片发在网络上,感动了众多网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小福满表示,“上学冷,但不辛苦。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是北京,心愿是长大后当警察”。

1月19日中午,从未走出过转山包村的小福满和父亲王刚奎以及姐姐王福美三人,在相关方面的帮助下,赶往机场,开启三天的圆梦之旅。

从云南昭通到北京2200余公里,这是小福满和姐姐第一次坐飞机。

大飞机让福满和姐姐福美感到新奇和兴奋,尽管如此,三个多小时的飞行,对于8岁的福满来说有些漫长,“时间久了有些无聊”。

来到北京后,福满和福美一直趴在车窗上,看外面的风景。福满说,“这里没有山,房子都很高,车很多,路是直直的,家里的路陡得很”。

在媒体的直播镜头里,小福满和姐姐福美说,最想去的还是只在书本里看过的天安门。另外,小福满还想看看关于警察的学校。

来到北京后,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爸爸王刚奎告诉记者,小家伙很兴奋,直到凌晨一点多才入睡。

第一次在天安门看升旗

跟学校里就是不一样

1月20日,是小福满来北京的第二天,他和家人如愿来到了最为期待的天安门观看升旗。
天还没亮,一家人便起床赶往天安门广场,小福满拿着小红旗不停地晃动,蹦蹦跳跳,非常开心。

相比较小福满,福美显得有些腼腆,她一直默默地陪着弟弟,不怎么多说话。可当“终于看到书里的天安门广场”时,福美也兴奋得挥起了手里的红旗,和弟弟对视大笑。

观看升旗的人数远超过小福满的想象,“跟学校里就是不一样!”福满惊叹道。

小福满第一次坐在爸爸的肩头在天安门看升旗仪式,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连流下来的鼻涕都顾不得擦。升旗仪式短暂,小福满和姐姐还意犹未尽,当要离开天安门的时候,福满还是依依不舍的回头张望。

第一次到“关于警察的学校”

叠出人生中的第一个“豆腐块”

小福满曾说,长大后想当警察。在得知这个心愿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师生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1月20日,小福满的“警察梦”照进现实。小福满和姐姐、父亲三人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参观,面对特警的攀岩训练墙时,姐弟俩都有了兴趣。小福满说,小时候自己经常爬树,这个没问题。最终他爬了十米,完成了自己的小目标。

20日下午,福满来到了“关于警察的学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在公安大学小福满参观了校园、荣誉室和学生宿舍。

在荣誉室里,小福满在姐姐指导下念出一个个英雄的名字。随后,在大哥哥的帮助下,姐弟俩叠出人生中的第一个“豆腐块”。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微校园 1月10日发布微博称,“期待他(王福满)能够初心不改,努力拼搏,来到北京这所被誉为‘共和国警官摇篮’的学校学习,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实现除暴安良,报效祖国的崇高理想。公大学生们希望‘冰花男孩’能够看到这些鼓励,和他们一同实现内心的梦想。”

冰花男孩之父

希望孩子仍然脚踏实地

3天的行程安排,如今已经接近尾声。

对于此次安排王刚奎说:“这次来北京,我的目的不是带他们出来玩的,希望他们能够多学习,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激励。”

如今,社会上对“冰花男孩”小福满的捐助也一直在持续。“很多好心人寄来了衣服和鞋子,截至1月18日,通过微信和银行卡的转账金额也有两万多元了”。冰花男孩父亲王刚奎对媒体表示,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福满觉得可以不劳而获,还是要脚踏实地。

中建三局昆明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在征得王满福父亲的同意后,将安排他在公司昭通文体公园项目部钢筋组工作。“我们想将其培育为钢筋班组的班组长,带动转山包村民的就业问题,变‘输血’为‘造血’,带动大家一起致富。

转山包村小学校长

担心福满的生活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平静

云南鲁甸县转山包村小学校长付恒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他是昨天下午才知道,福满来北京的。

“刚知道时也有些担心,因为北京的饮食、气候和云南都不一样,但很快就了解到孩子是跟着爸爸一起去的,并且小孩的爸爸是常年在外的人,他能把孩子照顾好,所以担心程度降低了很多”。付恒表示,对于孩子来说,能见见世面是好事情。

“福满回来以后,是否会安排他和其他同学交流北京生活?”对于这个问题,付恒称,要看孩子是否愿意。如果这段时间他不是网红,那一定会安排,但因为孩子身份这段时间特殊,所以首先考虑孩子个人想法。

付恒说,一个人生活的突变会改变性格的,他担心福满的生活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平静、担心他因此改变曾经坚韧、独立、自立的品质。“脱贫一定要靠自己,那照片里流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很多孩子身上坚韧的品质,而现在我怕大量的物质帮助会滋生孩子的惰性甚至是贪婪。我时常告诉高年级的孩子们某种程度上要感谢贫困和这个时代,因为贫困给了我们奋斗的动力,这个时代给了孩子们走出大山的机会”。

付恒告诉记者,该校共有140余名学生,大部分学生的家距离学校都比较远,福满的回家路并不是最远的,而最远的一名学生从家到学校要走两个多小时的路。

对于上学比较远的学生,学校准备给他们提供免费的在校住宿,由老师义务管理,学校新建的校舍已完工,下学期(春节后)开学可投入使用,具体要听从上级部门安排。

鲁甸教育局长

鲁甸还有几千名 “冰花男孩”

自从“冰花男孩”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后,人们也将目光再次聚焦留守儿童这一群体。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获悉,当地政府和公益机构开展“青春暖冬行动”,积极关怀当地和“冰花男孩”相同境况的孩子们,截至15日,当地所收到的捐助款项已达30万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称,王福满所在的转山包小学,属于鲁甸县边远贫困学校之一,这样的学校有36所。除此之外,转山包小学也是冰凌区学校之一,是全县海拔最高、最贫困的学校。

所谓冰凌区,就是海拔2000米以上,冬季处于冰凌、雾凇状态的地区。这样的冰凌区学校,鲁甸全县有45所。如果按照每所学校100人计算,鲁甸还有几千名这样的“冰花男孩”。
陈富荣表示,虽然每年鲁甸县财政收入的12%会投入到教育上,但是财政收入总量小,学校分散,又都在山上,还是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我是鲁甸本县人,‘冰花男孩‘的照片流传时,我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当时就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上学之路,冬天很冷,寒冬季节走一个小时山路上学,穿得又薄,那种经历我很熟悉,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公开资料显示,云南鲁甸为国家级贫困县。2014年6.5级地震发生后,灾后重建和脱贫攻坚共同展开,目前已累计完成投资近110亿元,全县还有3个贫困乡镇、48870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尚未脱贫摘帽。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获悉,目前,鲁甸已对海拔2000米以上的学校,每个教室安装了2个取暖器;对海拔2600米以上区域的学校,按照每个学生1顶帽子、1件棉衣、1双手套、1双鞋子的标准给予保障。对全县9000多名留守儿童进行了排查,尽力给“冰花男孩”们更好的生活学习条件。

-END-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