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儿童抽烟翘腿嚼槟榔 他比“冰花男孩”更悲情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3 12:01

原标题:4岁儿童抽烟翘腿嚼槟榔 他比“冰花男孩”更悲情

  4岁孩子是什么样的?近期一段流传网络的视频刷新了公众认知:一个孩子在椅子上“葛优躺”,嘴里嚼着槟榔,手指夹着香烟,不时抽上一口,熟练地弹着烟灰……画面里小孩一连串“社会范儿”的举动,让一些老烟民都自愧不如:“这烟灰抖得熟练,在下10年烟龄都佩服。”

  因为与一般同龄孩子反差巨大,视频很快就火了。初看的网友,或许忍俊不禁,将之视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这不是一个搞笑视频,它引出了沉重的社会话题:小孩的父母均在外打工,小孩由爷爷奶奶带。而因为爷爷忙着打麻将,疏于管理,久而久之,小孩便学会了“抽烟翘腿嚼槟榔”等成人化动作。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比“冰花男孩”更悲情的故事。“冰花男孩”起码有疼爱他的家人、关心他的老师。可视频里的男孩呢?接受的尽是些“少儿不宜”的内容。更可怕的是,以他目前的心智,根本无力辨识善恶美丑。虽说“三岁看老”不一定准确,但是在如此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不得不让人担忧其未来。

  这怪男孩的家人吗?监护人当然逃脱不了监管不力的质疑。可问题是,如果父母不外出打工,很有可能无法维持现有的家庭生活水平。爷爷奶奶或许有部分责任,但是以他们的年纪与阅历,并无能力为孙辈提供可取的家庭教育。甚至,他们都意识不到目前的“教育”有何不妥。

  视频引发热议后,当地镇干部表示已派基层干部对孩子的爷爷、奶奶进行批评教育,孩子也作了妥善安置。如此处理,或许能暂时解决问题,但从长远来说,仍无法扭转男孩的困境。舆论热度过后,谁也无法保证小男孩从此远离“抽烟翘腿嚼槟榔”,过上正常生活,因为他的监护人无力提供一种更好的教育与生活模式,让其身心健康地成长。

  说到底,“4岁儿童跷二郎腿抽烟”,是我国广大留守儿童群体生存困境的极端折射。根据2016年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的排查,我国不满16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达902万人。其中,由(外)祖父母监护的805万人,占89.3%。从分布上看,中西部省份占了大头。江西、四川、贵州、安徽、河南、湖南和湖北等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都在70万人以上。更值得警惕的是,有36万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监护。

  要破解留守儿童难题,是一项长期、艰巨且要动员社会方方面面参与的系统性工程。从根本上说,大力发展中西部经济,缩减地域间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是根本途径。这不仅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与资金扶持,还需要时间与持续性发力,但体量庞大的留守儿童群体等不起。在此背景下,谋求“微观”上的突破,或许能一解燃眉之急。

  比如,突出家庭监护责任。条件允许时,父母应至少一方留守家庭照顾儿童。即便双双外出,也应当将孩子委托给具备较强监护能力和监护意愿的亲属、朋友,父母仍需时刻关照孩子生活学习情况。

  村(居)民委员、乡镇政府等基层组织应对本区域内的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将留守儿童花名册通报给公安机关,确保每一名孩子都处于有人管的状态。学校应加强对留守儿童的关心爱护,在安全、学习、生活等诸多方面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另外,吸纳有教育背景与专业能力的爱心企业、公益人士,以入户、入村等方式为留守儿童实际监护人开展有针对性的讲座与培训,也有助于改善留守儿童生存状况。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